原创剑月传奇02-12 12:39
作者:无名的铸剑师

摘要: 自从夫概从楚国令尹子常手中把名剑独鹿夺走后,他便赐予了它一个新的名字——属镂。

伏牛山是楚国北部边境的重要驻点,正在山腰处交战的秦吴两军对阵中央,双方士兵为两军大将退让出一片进行阵前单挑的空地。


代表秦军出战的是这支小队的屯长——灵姑浮,此人身长八尺有余,光头圆膀,虎背熊腰。他的臂力惊人,惯用双手持两剑作战,擅长以一敌多。

 

吴军这边迎战的则是吴王阖闾胞弟——夫概。


夫概乃吴军的先锋大将,去年冬天吴楚战争的关键战役柏举之战中,夫概趁吴楚两军僵持对峙期间,率五千先锋精锐突袭楚军阵营,楚军阵势顿时大乱,吴军主力趁机全军出击,一举击溃楚军。这才成就了吴军此后的五战五捷,并攻陷楚国国都郢城。


图片:《孙子大传》中的夫概剧照


“吴国的夫概,今天我要在此取下你的狗头!呀!!”

 

灵姑浮展开肌肉虬结的双臂,双手握着的两把青铜剑犹如两只张开的金属翅膀,一边嘶吼着一边朝着出阵的夫概冲了过来。

 

只见夫概面对迎面袭来的灵姑浮面不改色、不躲不闪,仅仅是稳稳地握着手中的名剑独鹿。但从夫概那正微微颤抖的八字胡可知他的斗志已经点燃,完全投入了作战状态。

 

说时迟、那时快,灵姑浮转眼间就逼近了夫概身前。

 

当两人仅有几步之距时,灵姑浮突然挥臂向前交合,他手握的两把铜剑顿时如同一把巨型剪刀的两片利刃般,分别从左右两侧劈向了夫概的颈部,似要一击铡下对方的人头。

 

铿锵!!!

 

一阵震耳的金属撞击声在夫概与灵姑浮两人之间响起,夫概紧皱的前额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但他的脑袋还安然无恙地长在他的脖子上。

 

只见夫概双手紧握着的青铜宝剑——独鹿,此时正斜斜地卡在了灵姑浮的两剑之间,及时架住了对方这一记犹如巨剪咬合般的劈斩。

 

其实,夫概硬生生地接下灵姑浮这一记重击相当冒险,他握着独鹿剑茎的双手都被强力的剑击震得有些发颤。


倘若是一个普通士兵来接这一剑,恐怕双手已经骨折了;又假如夫概手握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青铜剑,那剑应该已经被劈断了。

 

此前奉劝灵姑浮要小心应付夫概的那个秦国小兵薛均,就站在距离他们两人单挑处最近的位置围观。


他定睛一看,虽然灵姑浮手握两把青铜剑的剑刃几乎要贴到夫概的脖子,但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对方举剑抵挡住了那凶猛的斩击。

 

而且让薛均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就在夫概的宝剑独鹿与灵姑浮的两剑接壤处,独鹿居然切破了灵姑浮的两把青铜剑,其锋利的剑刃已经嵌入两剑的剑腊,使得灵姑浮一时间难以抽离双剑发动下一轮攻势。

 

“灵大哥,快后撤,你的剑腊已经被他击破了!”薛均急忙向灵姑浮喊道。

 

话音刚落,只见夫概一咬牙,握着独鹿的手腕发力一抖。当啷一声脆响,卡在两剑之间的独鹿轻而易举地将灵姑浮右手的青铜剑从中撬断。

 

灵姑浮见状,急忙挥动左手的青铜剑朝夫概反击。

 

又是当啷一声金属折断的声音响起,夫概用独鹿稳稳接下灵姑浮这记反击的同时,顺势将对方的另一把剑也劈断了。

 

“杀了他!杀了他!”,此时,站在夫概身后的吴兵们立即欢呼起来,兴奋地为他们的大将呐喊助威。

 

两剑尽断的灵姑浮只能硬撑着站在原地,因为若他现在临战逃脱必定会让秦军士气溃败,那么吴兵接下来会轻松地将他手下的秦兵屠杀殆尽。

 

身为将领的夫概也明白灵姑浮是在死撑,于是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独鹿,嘴角处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准备给予对方最后一击。

 

夫概振臂一挥,独鹿锋利的剑刃便划破空气,朝着灵姑浮的脖子斩去。

 

只听铿锵一声剑击声,原以为可以轻取灵姑浮性命的夫概不禁因眼前的情景而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在夫概与灵姑浮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秦军小兵。他奋力举着一条用牛皮包裹着的剑状物体,挡住了劈向灵姑浮的猛烈剑击,而且独鹿的锋利剑刃仅仅是将包裹在外的牛皮割破了,居然没能劈断牛皮之下的物体。


“呼,传……传闻独鹿锋利无比,能够削金断玉。今……今日有幸目睹,果然名副其实……呼呼……”,薛均气喘吁吁地对夫概说道,刚才他及时冲进来为灵姑浮挡下夫概那致命一击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气力,现在他的双腿还在不停地哆嗦。

 

吴兵们见薛均突然介入这场决斗,立刻张口骂道:“臭小子,难道你不知道阵前单挑无论胜败生死,都不允许他人插手的吗?”说着,他们便纷纷举起铜剑想要围攻上来。

 

“诶,”夫概大手一挥,对身后的吴兵们劝阻道,“你们不必紧张。”

 

说完,他认真打量了一下薛均,这小子虽然身材精瘦,却长着一对剑眉星目,而且能一眼辨认出了自己手中的宝剑,看来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兵。

 

夫概将独鹿举到眼前,一边自赏一边说道:“没想到这小小的秦兵部队中居然有人能辨认出此剑,不过,自从我从楚国令尹子常手中把此剑夺过来后,便赐予了它一个新的名字——属镂。”

 

“能够遭架得住属镂宝剑的一击,看来你手中的也是一把好剑。”夫概瞥了一眼薛均手中的剑状物体,从被属镂切开的牛皮裂口处可以隐约看到里面反射出金属的光泽。

 

薛均笑了笑,揭去了牛皮,一把表面粗糙、茎端细长的铜条出现在夫概的面前。


 

“这……这居然只是一把剑胚?!怎么可能!!”夫概又惊又气,不禁恼怒地咬牙切齿。



下回预告:第三章  入楚


前文回顾:

干将莫邪(剑月传奇 序章)

夜 袭(剑月传奇 第一章)